当然

2020-07-25 04:27

“emba招生是否受影响,主要看生源结构,国企和官员多的,冲击大些,民营企业家多的,受的影响并不大。”

“mba、emba、edp”向来都是商学院较为关注的三个项目。昨日论坛上,来自人大、复旦、南京大学、华中科技大学、华南理工大学和东北财经大学商学院的分管领导都表示,近年来,各校的emba项目的招生,都有了不同程度的下滑。去年中央的“限读令”,让各院emba的招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。

人大商学院院长毛基业表示,emba项目是商学院最高端的项目,也是最受瞩目的项目,对财务影响是非常大的,也确实是很重要的。“过去一年,没有官方数字,我个人判断我们整个emba业绩下滑了1/3左右。”他认为,或多或少规模收缩是不可避免的,什么时候再上去,再超过2003年的历史极致,可能有一段时间。“如果这是一个常态的话,未来我感觉会是一个大edp、小emba的新常态。”

“去读emba主要是公司的安排,这样可以通过学习获得更多专业的管理知识。当然,人脉也是很重要的一点。”

据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李志宏副院长观察,现在的学员对知识应用的实践性要求越来越高;对创新创业的需求增加;关注互联网,特别是传统行业的变革等。这使得每一门课都需要变革,整个课程需要更新换代。

论坛上,多名与会人士认为,emba潜在的生源是很多的。只是,未来要解决中国emba发展历史短而快带来的同质化、课程“老化”及生源选择等问题,做更多符合生源定位的特色精品课程,才有更大的发展。

“对于我们985大学来说,我们其实一直专注于做知识教育,当然,有一些偏差也是现实。”——李志宏

“emba以往确实存在一些浮华、泡沫,有一些现象不能不讲,有一些不健康的现象。过去一年,没有官方数字,我个人判断我们整个emba业绩下滑了1/3左右。”

另一名在国企工作的科级干部表示,国家“限读令”出台后,他咨询过相关商学院,“他们说所谓的领导人员,最低包括科员在内都是”,如此一来,2名有意报读的同事打消了念头。

西南财经大学经济与管理研究院院长甘犁表示,管理学院要形成自己的特色,应该将海外的研究方式跟中国的问题实实在在结合起来,花时间做成中国自己的数据库。他认为,商学院不该成为大企业家们的club。未来,商学院应该转向为真正需要服务的小微企业主服务。收费不会高,为他们量身做培训和提升。

国企中层阿振(化名)两年来都在计划着报读emba,“单位也比较支持我们去学习,读完后再报销部分费用”。不过,去年的“严禁领导干部(党政机关、国有企业、事业单位的领导干部)参加高收费的培训项目和各类名为学习提高、实为交友联谊的培训项目,已参加的要立即退出”禁令(下称“限读令”)出台后,阿振便打消了这个念头,“我们的企业是盈利企业,不会用纳税人的钱。虽然我的同事依然在读,但不知道最后的报销是否会受到政策影响,我想再看看。”